星测网 - 国学经典,提供各种在线测试测算工具,让您通过测算明确自己的人生方向!
测算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文章 > 传统文化 > 金锁缘 第五场 提亲

金锁缘 第五场 提亲

作者:星测网
发布时间:2021-06-25 14:47:56
阅读量:2787

金锁缘 第五场  提亲

第五场提亲

人物:傅恩惠、王桂庵、孟江、孟芸娘。

傅恩惠:(内声)哈哈!(上,唱)

住本土无机缘亲戚会见,
碰上了我表侄王桂庵喜在心间。
十多少年未见娃娃面,
长成了一表人材丑陋相貌!
今番又把举人中,
来岁一定中状元。
他爱上我芸侄女的好眉眼??

王桂庵:(急上)表叔,表叔。

傅恩惠:唉!怎样你又追来了?

王桂庵:我那婚事??

傅恩惠:这不是就去给你提吗?不是表叔夸口,我跟芸儿他爹是老友爱了,不提则已,如果一提呀,硬是小炉匠打铁??

王桂庵:此话怎讲?

傅恩惠:一火就成!况且他爹早就托过我啦。

王桂庵:(拱手见礼)全仗表叔!全仗表叔!

傅恩惠:(拍拍王桂庵的肩膀)你耐耐烦心肠归去等着喜讯吧!

王桂庵:(欲下又回)表叔??

傅恩惠:唉!说你释怀吧!此事包在我身上。

王桂庵:嗳。(下)

傅恩惠:(眺望了眺望王桂庵)这傻孩子真是好痴迷的心哪!

(接唱)
他千求万求我联婚缘,
我老夫爱把正事管,
这件事我哪能不玉成!
数里行程不算远,
三转弯两磨角离开了孟家门前。

(白)孟江兄弟在家吗?

孟江:(上)谁呀?(开门,眺望)嘿!傅年老来了,快快请出去吧??芸儿,快给傅大爹捧茶来。

(芸娘内回声,二人进门)

孟江:坐!坐!

傅恩惠:有坐了,兄弟你也坐下吧!

(二人同坐)

孟江:年老,你明天来得真巧,咱们正在煎鱼烫酒,烙粑粑吃。咱们哥俩恰好喝上多少杯呢!

傅恩惠:好!好!

(孟芸娘端茶上)

芸娘:傅大爹,你来了,快请茶。

傅恩惠:嘿!瞧瞧,芸儿可真越长越难看了啊。

芸娘:(害臊)大爹又来讽刺我了。

孟江:年老请品茗。

傅恩惠:嗳。兄弟,咱们一面吃着茶,我也有话要跟你讲。

孟江:要得,要得。年老有何嘱咐,就尽管讲嘛。

傅恩惠:明天我来找你,实是给你道贺来啦!

孟江:年老,喜从何来?

傅恩惠:我明天是来给芸侄女提亲的哟!

(芸娘听见羞退,偷听)

孟江:多谢年老操心,太好啦!我也为着这个丫头还不婆家而忧愁啊!

傅恩惠:恰好!一个要补锅,一个锅未补哪!

孟江:年老呀,这个丫头人小,眼眶可高得很哪,为她这婚事,可被她解雇了六七家啦。

傅恩惠:兄弟,你不要说这话了。欠好的我也就不敢到你门下去提了。

孟江:年老,但不知你说的是哪一家呀?

傅恩惠:提起来不是外人,玉阳县王家村的秀才,是我表侄,他的名字叫王桂庵,往年考上举人后到镇江府来玩耍、看我的。

孟江:噢。

傅恩惠:这孩子就不知多好草头神,一等丰度,满肚子的文才……

孟江:哦!

傅恩惠:他的怙恃从前来世,留下他一人,靠着叔叔过日子。咱们丫头如果嫁给他呀,一过门就当家了。

孟江:唉,他是念书人家,怎能看得上咱们渔家的女人哪?

傅恩惠:不是这话,不是这话!我那表侄是个顶老诚的人,并且又是他来请我做的媒,怎说看不上呢?。

孟江:如斯说,这可差??(欲允婚事)

傅恩惠:兄弟,再说人家人少,家业又大,如果我芸?女给他呀,你们可就一生穿不完,吃不完了。哈哈!人家多有钱哪!

孟江:(闻言心境渐变,气呼呼怒)他家有钱?哼!

傅恩惠:我是来给他说亲呀,哪能与你说假,人家有钱哪!

(孟江失落转脸,用手遮住两耳朵不听)

傅恩惠:(惊)兄弟,你怎样样了?

孟江:(嘲笑)你什么时间来的?

傅恩惠:唉!真是奇异!我刚来了半个时刻不到啊。

孟江:你来有什么事吗?

傅恩惠:(莫明其妙地)嗨!你真听懵懂了?我不是来给芸侄女作伐的吗?

孟江:做媒?(严正地)不可!不可!我女儿曾经有婆家了。

傅恩惠:(不信地)啊!有婆家了?

芸娘:(急走上前来表示地)咳!大爹,咱们不的。

孟江:什么不?

芸娘:(幽默地)煎鱼的盐巴不。

孟江:没盐巴就淡吃。

傅恩惠:兄弟??

孟江:莫说了,婆家早说成了。

傅恩惠:婆家早说成了?

芸娘:(以手表示)大爹呀,咱们还没成哪!

孟江:哼!什么没成?

芸娘:鱼在锅里还没盛哪。

孟江:(重生气呼呼地)没盛就不吃了。

芸娘:我大爹还等着吃鱼呢。

孟江:嘿!真把你娇养惯上天了!谁教你刺刺不休,下次白叟家发言,禁绝你再来插嘴!

芸娘:大爹……

孟江:还不与我滚了下去!

芸娘:哦!

孟江:快去!

芸娘:唔!是。(无法地下)

傅恩惠:兄弟,芸儿这门婚事多阵说成的?

孟江:多阵说成的还给你报个信不成?

傅恩惠:咳!好扛耳朵的话哪!

孟江:(逐客)芸儿,咱们补网!

傅恩惠:唉!(无法地)兄弟,我去了。(出门)

孟江:不送??学会服务再来办,不学会罗唆莫来!怎样活了这么大的年龄还不识相!(关门下)

傅恩惠:(闻声此话,急转回,不意头碰在门上)

唉!真不幸!婚事不成,还把头碰了!真是碰鼻了呀!给我表侄回话去吧!(刚走又停)慢来!想我前来提亲,我表侄千求万托,我也向他夸了谎话,现在婚事黄了,教我怎好对他说嘛?(沉思)怎样芸丫头已有了人家了?错误!错误!先前他不是说正要给他女儿找个婆家的吗?芸丫头也不是在半边“不”,“没成”地说了好半天吗?(沉思)“学会服务再来办,不学会罗唆莫来……”(忽然觉悟地)啊欠好!欠好!想必是我提亲的哪句话顶嘴着他了?(又再沉思)啊!嗨!(察觉过去地)我怎样拿钱来召唤他呢!我那兄弟不是有股恨说他人有钱的傲性格吗???有了!我难免厚着脸皮,再出来找他尝尝看。

(傅恩惠拍门,孟江上)

孟江:哪一个呀?(开门,傅恩惠跟在孟江死后进屋)

傅恩惠:人在这里呀!哈哈??仍是我老傅。

孟江:你又做什么来了?

傅恩惠:仍是为我表侄的婚事。方才我说错了话,冒犯了你,我是给你道歉来了啊!

孟江:你什么话说错了?

傅恩惠:实不瞒兄弟你说,我那表侄是个念书人,依附他叔叔度日,并不甚么财帛,托我提亲,也就是以为兄弟你刻薄,芸儿勤奋啊。兄弟,你先前不是说芸儿还没婆家的吗?

孟江:嘿!只怪你刚才说他家有钱嘛,有钱该死他有!我就是穷断筋也不克不及指靠孩子发达受罪,饿断骨也不克不及卖儿卖女哪!

傅恩惠:兄弟,别提了。这是我的不是。你也不要为今生我的气呼呼,咱们订交多少十年了,别为这点大事便误了孩子们的毕生大事呀!

孟江:订交十多少年,怎样你还不知我的性格?同我服务情,少提财帛二字。

傅恩惠:嗳,好说,好说!兄弟,这门婚事?

孟江:这门婚事??(似有转折)

(芸娘端鱼、酒上)

芸娘:爹爹,成了吧!啊,这鱼??

孟江:(罗唆地)成了!成了!

傅恩惠:(欣喜地)婚事成了?

孟江:年老,我的事就跟你的事一样,莫非我还不信任你吗?你看着好,那必定不会错。这婚事就说一是一??成了!成了!

傅恩惠:(兴奋地)你许可了?

孟江:许可了!

傅恩惠:(拍掌)好呀!

芸娘:(放下鱼酒)大爹??

傅恩惠:哼!别叫大爹了,当前得叫我表叔啦!哈哈!

芸娘:真羞逝世我啦!(急下)

傅恩惠:哈哈!

孟江:她不是把鱼跟酒都端来了,年老,咱们吃吧!喝吧!

傅恩惠:好!正要先讨兄弟的杯喜酒喝!

孟江:请!(碰杯同饮,亮杯,唱)
捧薄酒现成鱼我把媒来敬,

傅恩惠:(接唱)
兄弟你真是个爽直的人!

孟江:(接唱)
虽订婚过门之事得等一等。

傅恩惠:(接唱)
不如快早让芸儿过了门。

孟江:(接唱)

那嫁奁还来不迭备办划一,

傅恩惠:(接唱)
半子他决不会怪你这老丈人。

孟江:(白)再说他是玉阳县的人,咱们父女相依十多少年,结婚后不克不及立刻就走!

傅恩惠:那怕什么?你就只有这个女儿,半子家也不人照顾,再说他来岁又要上京赶考,家里正须要你呢!结婚以后,你随着他们去过这下半世,不就得了吗!

孟江:唉!风吹日晒多少十年,这条破船我可舍不得丢下,再说我也不克不及立刻站起来就跟他们走哪!

傅恩惠:兄弟,他们在你家成了亲,住上十天半月再走,你整理整理,随后赶去也就是了。

孟江:(内心运动地)那末结婚也得选个好日子哪!

傅恩惠:嗨!丁是丁,卯是卯,哪天结婚哪天好。明天来不迭了,来日筹备一天,后天是个好日子,后天晚上就让他们结婚吧!

孟江:要得!要得!年老,饮酒,饮酒。

(同饮)

傅恩惠:酒是喝够了,我得归去与我表侄报个信去,也好叫人家筹备筹备。

孟江:忙些什么!再喝一杯!

傅恩惠:你不见,芸丫头在前面烧得烟熏眼睛,你留我饮酒,他可在催我走了。哈哈!

(唱)回家去好与表侄报喜讯,
要叫他赶紧操持好结婚。

(白)兄弟??嗳,得称亲家了。咱们来日各自筹备,后天见!后天见!

孟江:亲家,后天见!后天见!

傅恩惠:哈哈!都与他们筹措,筹措去吧!后天我亲身送他来结婚就是。

孟江:好!好!好!决不误事,我必定等着!

傅恩惠:(同笑)哈哈!亲家!

孟江:(同笑)哈哈!亲家!

(双方同分下)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