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测网 - 国学经典,提供各种在线测试测算工具,让您通过测算明确自己的人生方向!
测算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文章 > 传统文化 > 晴雯 > 晴雯撕扇【第四场】到【第五场】

晴雯撕扇【第四场】到【第五场】

作者:星测网
发布时间:2021-06-25 14:47:56
阅读量:4145

晴雯撕扇【第四场】到【第五场】

贾宝玉袭人同上。)
袭人(西皮摇板)腰肋间这伤痛叫人难忍,
坐不安睡不稳捱到天明。
(袭人坐。)
贾宝玉(白)袭人姐姐,我不晓得开门的就是你。这一踢,真踢重了。你吃了药,感到好
些么?
袭人(白)咳,二爷,本日乃是端阳佳节,你不到老太太、太太那里去,致意道喜,只
管伺候我做甚么?
贾宝玉(白)我撇下你怎样可能释怀前往。
袭人(白)二爷,刚才夫人看过,料无妨事。你尽管在此,人家倒要说我浮滑。你仍是
到老太太、太太那里去。
贾宝玉(白)姐姐既如斯说,我去便了。
(西皮摇板)被督促没怎样出门前去,
行一步一回首?肚牵肠。
(贾宝玉下。袭人破起。)
袭人(白)二爷上头去了,我难免去到后房,小憩一回。
(袭人作痛。)
袭人(白)哎哟!
(袭人下。)

晴雯撕扇【第五场】

麝月、秋纹同上。)
麝月(念)榴花照眼红如火。
秋纹(念)好是风跟日丽天。
麝月(白)我麝月。
秋纹(白)我秋纹。姐姐,本日端阳,姊妹们都到园中游玩去了,你我也去凑个热烈
儿。
麝月(白)不是这么说,当初袭人姐姐有病,晴雯又是不论事的,咱们再出了,这屋可
叫小丫头们给弄毁了。
秋纹(白)我要问你,袭人姐姐昨儿怎么挨了二爷的窝心脚。
麝月(白)只因晴雯要听宝官、玉官唱戏,大雨的时间,二爷惴起来,进门就是一脚,
可就把袭人姐姐踢跌了。
(晴雯暗上。)
秋纹(白)如斯说来,又是晴雯引起来的?
麝月(白)不是她是谁!
晴雯(白)?,你二个蹄子背着人,又嚼念起来了。
(麝月、秋纹惊看。)
麝月(白)你甚么时间溜出来的,倒吓我一跳!
晴雯(白)你们说我不论事的时间,我就出来了。
麝月(白)像你这等精灵魔鬼,幸亏咱们不说你谋反水逆;如果说你谋反水逆,给你
偷听了去,还了得吗?
(晴雯嘲笑。)
晴雯(白)何须说到谋反水逆,只是我是这房子里的人,现在叫我把个袭人带累挨了
打,还要怕不是一个现成的罪大恶极的罪名吗?
秋纹(白)得了,得了,晴姑奶奶,不要絮聒了。
晴雯(白)我絮聒有甚么要紧,我反正是管不了事的,怕甚么。
秋纹(白)咱们正要出去游玩,你要管事,就偏劳你在房子里坐一会儿。
(秋纹扯麝月。)
秋纹(白)姐姐我们去呀。
(麝月、秋纹同下。)
晴雯(白)好不害羞,都是一样当主子,也有甚么加级记载不成?我倒得明白昭彰的得
罪于她,看她将我怎么。
(晴雯伏案睡。贾宝玉上。)
贾宝玉(西皮摇板)一席酒吃得我浩叹短叹,
万不意热烈场如斯冰冷。
想人生欢结聚为什么要散,
况且是赏佳节绝对?惶。
(白)咳,刚才到老太太那里,恰遇太太摆酒赏午,谁知宝姊姊、林mm,都是勤
勤不愿谈话,自古这“一人向隅,满座不乐”,况且满座向隅,叫我怎能忍
受。咳,这日子真是难过的了,难免归去,服侍袭人姐姐去罢。
(贾宝玉进门。)
贾宝玉(白)本来晴雯姐姐在此。
晴姐姐,袭人姐姐好些不?
(晴雯破起,揉眼。)
晴雯(白)她在房子里睡着呢。
贾宝玉(白)气候狠热,我要易服。
晴雯(白)我来服伺于你。
(晴雯替宝玉易服,掉手跌断扇子。)
贾宝玉(白)咳,天才呀,天才!莫非你未来本人当家破业,也是这般的顾前掉臂后么?
(晴雯嘲笑。)
晴雯(白)呵呀,二爷迩来气呼呼大得很,行为就给人脸子瞧。昨儿连袭人都挨了打,本日
又来寻咱们的不是,咱们反正是当主子的人,要踢要打,也只得听着爷的性
儿。只是这跌了扇子,也是平凡事体,早年那样的玻璃缸、玛瑙碗,不知弄
坏了几多,也没见二爷说过一句半句的话;这会一把扇子,就这么焦急了。
明显嫌着咱们,倒不如赶了咱们出去,别浮薄好的使唤,也是个好离好散的理
法呀!
贾宝玉(白)呵呀!
(西皮摇板)听她言不禁我登时发闷,
好一似乱钢刀刺我的心。
想人生聚如散原来前定,
怎可能撒开手太上忘情。
(贾宝玉闷坐。袭人上。)
袭人(西皮摇板)猛听弄堂前拌嘴声,
没怎样挟痛出房门。
(白)二爷又是怎样了,气呼呼得这个样儿。但是我说的,我一时不到,就有事变儿出
来。
(晴雯嘲笑。)
晴雯(白)可不是嘛!这屋里就只有你会办事,你就该早来,也省得爷朝气。自古以
来,就是你一团体服事爷的,咱们原没伏待过,由于你付待得好,昨日才挨
窝心脚;咱们不会服事的,未来还不知是个甚么罪名呢。
(袭人推晴雯。)
袭人(白)得了,得了,好mm,你出去走走,原是咱们的不是。
(晴雯嘲笑。)
袭人(白)咱们不晓得你们是谁,别叫我替你们害羞了。你们鬼头鬼脑,干的那些事,
那里可能瞒过我去。本日就称起“咱们”来了,那明公平道,连个女人还没
挣上去,也不外跟我一样,那里就称上“咱们”了?
(贾宝玉破起。)
贾宝玉(白)你们为这个气呼呼不忿么?我明儿偏提拔她!
(袭人扯贾宝玉手。)
袭人(白)她是一个懵懂人,你跟她分证甚么,何况你平日最有担待的。比这大的事,
从前了几多,本日又何须计算呢?
(晴雯嘲笑。)
晴雯(白)我原是懵懂人,那里配跟你谈话。我不外是主子罢咧!
袭人(白)女人你却是跟我拌嘴,仍是跟二爷拌嘴呢?如果真正末路我,你只跟我说,不
犯着当着二爷吵;如果末路着二爷,便不应这般吵的万人晓得。我一番好心,
想来劝开,各位珍重,女人就寻上我倒霉,又不像末路二爷,夹枪带棒的说过
不了,终久是个甚么想法。我就不说,让你说去。
(袭人下。)
贾宝玉(白)你也不必朝气,我猜着你的苦衷了。我去回明太太,就打发你出去。
晴雯(白)啊呀,你未尝是要出去。二爷如果嫌我,打发我走,那是必定弗成以的。
贾宝玉(白)我未尝经由这般喧华,仍是你出去的好,我破刻就回太太去!
(贾宝玉走,袭人忙上,拦。)
袭人(白)往那里去?
贾宝玉(白)回太太去。
袭人(白)好没意思。就破裂到十二分吗?就是要回太太去,当真要她出去,也等这气呼呼
平下去,有意中去对太太言讲,何须忙在一时。这时候候你不要去回太太罢。
贾宝玉(白)我回太太,只说她闹着要出去就结了。
(西皮摇板)我常言女大不中留,
就此分别两罢休。
袭人(西皮摇板)二爷小题休大做,
要将情感念重新。
晴雯(白)啊呀!
(哭板)二爷谈话多压派,
冤我晴雯理不应。
我今誓逝世不出外,
拼将热血染黄埃。
(哭)啊呀……
(贾宝玉顿足。)
贾宝玉(白)这都是奇事!你既不要出去,为什么尽管喧华?我其实济不起你如许的呵!我
回太太是回了。
(贾宝玉走,袭人跪。)
袭人(白)求二爷不要朝气,都是我袭人欠好。
(贾宝玉扯袭人起。)
贾宝玉(白)你且起来。你看她这个模样,叫我怎样才好?咳,我的心白使碎了,也没人
晓得呢!
(贾宝玉拭泪,袭人哭,晴雯哭。)
晴雯(白)呵呀,二爷!
林黛玉上。)
林黛玉(引子)一起荷喷鼻新雨后,浑身花影旭日中。
(林黛玉入门。)
林黛玉(白)呵呀,好端真个,为什么各位哭将起来?
(晴雯拭泪,下。贾宝玉、袭人不语。)
林黛玉(白)我晓得了。这小节下必定是争粽子争的末路了。
(贾宝玉、袭人同笑。)
林黛玉(白)二哥哥,你告知我,我只向咱们……
(林黛玉拍袭人肩。)
林黛玉(白)嫂子,你两口儿为何拌嘴,告知mm,好替你们跟解跟解。
袭人(白)林女人又来混说,咱们不外是一个丫头。
林黛玉(白)你说你是丫头,我只拿你当嫂子对待。
贾宝玉(白)你何必又来替我她抬骂名儿。饶这么着,曾经有人说闲话,还拦得住你来讲
这些语言。
袭人(白)林女人,你那里晓得,我巴不得一口吻不来,顿时逝世了便而已。
贾宝玉(白)你逝世了,我做跟尚去。
(林黛玉笑,伸二指。)
林黛玉(白)你乃二个跟尚了。少陪了。
贾宝玉(白)往那里去?
林黛玉(白)我归去拿上纸笔替你记写,做跟尚的遭数儿呀。
(林黛玉笑,下。麝月上。)
麝月(白)薛大爷叫人来请二爷从前吃酒。
贾宝玉(白)回了他罢,我不去。
袭人(白)你去解解闷儿也好。
贾宝玉(白)如斯,姐姐在家,好好的自家颐养,方便去了。
(西皮摇板)内室无端争闲气呼呼,
块磊消磨惜酒?。
(贾宝玉下。袭人取扇子。)
袭人(白)麝月mm,二爷忘了带扇子出去,你快遇上送与他。
麝月(白)是。
(麝月下。)
袭人(白)呵呀!
(西皮摇板)由来冰炭难相浑,
自无机谋赛过伊。
(袭人下。)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