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测网 - 国学经典,提供各种在线测试测算工具,让您通过测算明确自己的人生方向!
测算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文章 > 传统文化 > 黛玉焚稿【第四场】到【第五场】

黛玉焚稿【第四场】到【第五场】

作者:星测网
发布时间:2021-06-25 14:47:57
阅读量:3807

黛玉焚稿【第四场】到【第五场】

王夫人王熙凤同上。)
王夫人(西皮摇板)刚才奉了婆婆命,
王熙凤(西皮摇板)所有事儿我担承。
王夫人(白)刚才老太太嘱咐,怎样过礼,怎样结婚,应该告诉阿姨晓得。我都交给你
了。
王熙凤(白)是。
袭人上。)
袭人(西皮摇板)要将宝玉至心事,
报与弄堂前太太知。
(袭人跪。)
袭人(哭)太太,呵呀……
王夫人(白)儿呀,好端真个为何哭将起来?
袭人(白)主子有一句话,是不应说的。是不应说的,是关联二爷的存亡,主子却不敢
说。二爷的婚事,老太太与太太曾经定了宝女人,天然是极好的一件事,只
是太太看看,二爷素日还跟宝女人好,仍是跟林女人好。
王夫人(白)他二个自小在一同,以是宝玉跟林女人又好些。
袭人(白)太太那里晓得,二爷跟林女人不但好些?前年炎天,老爷叫二爷去见客,忘
了拿扇子出了,我赶着送去,谁知二爷一时错认了主子是林女人,说了很多
的亲信的话道,甚么“我有一颗心,曾经给mm了”;就是那年紫娟说了一
句,林女人要回南去的顽话,二爷便急抱病了。以是主子看起来,现在给二
爷娶宝女人,除非是别人事不知还可,如果稍为明确,只怕岂但不克不及冲喜,
竟是催命了。
(袭人起,旁破。)
王夫人(白)你有甚么想法不?
王熙凤(白)想法是有一个:现在不论宝兄弟,明确不明确,各位噪闹起来,说是老爷做
主,将林mm配了他了,瞧他神色怎么。如果他全不论,那就办了丧事之
后,再打想法。如果他有些欢乐,这事就要大费周折了。
王夫人(白)就算他欢乐,你怎样办?
王熙凤(白)只有一个调包儿的方法。我们管着宝mm,只说他是林mm。及至娶了过
来,晓得是宝mm了,宝兄弟素来是在姊妹眼前要好不外的,那边还怕他敢
冒犯宝mm吗?
王夫人(白)这倒也是个措施。我们去回禀老太太去。
(王夫人、王熙凤同下。袭人吊场笑。傻大姐笑上。)
傻大姐(白)二爷办丧事,这会子要热烈了。只是一桩事,我要问姐姐。又是宝二奶奶,
我们这可怎样叫呢?
(袭人打。)
袭人(白)小蹄子爱好启齿胡说话,我告知琏二奶奶治你,看你再敢胡说么。
(袭人揪傻大姐耳朵,傻大姐哭。)
傻大姐(白)姐姐我不敢说了,姐姐我不敢说了。
(袭人、傻大姐同下。)

黛玉焚稿【第五场】

林黛玉上,紫鹃暗随。)
林黛玉(西皮导板)怨西风催落叶闲阶堆遍,
(西皮慢板)只留得万竿竹萧瑟无边。
这壁厢怡红院室近人远,
那里厢蘅芜院衰草残烟。
刚行到埋喷鼻?芳心展转,
又听得沁芳闸流水哭泣。
不禁人思旧事心魂惊颤,
不幸我苦延捱幽怨年年。
(林黛玉掩泪。)
紫鹃(白)女人平白无故,又要伤起心来,为什么如许的作践自家身材?
林黛玉(白)咳,紫鹃,你那里知我的苦衷呦!
(林黛玉泣。)
紫鹃(白)咳,女人,不是紫鹃多嘴,女人上有老太太宠爱,又有老爷作主,女人也忒
过虑了。
(林黛玉不语,于袖中觅巾欲拭泪,不得巾。)
林黛玉(白)呀,紫鹃,方才出门仓促,却把手巾忘了带来,你快归去取来与我。
紫鹃(白)是,然而女人不要走远了。
(紫鹃下。)
林黛玉(白)紫鹃谈话,倒有些意思。咳,只怕不克不及如愿。呀,后面一片芙蓉,花枚零
落,那湖山石畔,不是宝哥哥现在祭晴雯的地点么?我想晴雯不外是个丫
头,他倒是存亡不忘,莫非便将我忘了不成?这真是我过虑了。
(傻大姐哭上,走至石山旁大哭。)
林黛玉(白)那边有人哭泣,难道是学我葬花?
(林黛玉看。)
林黛玉(白)嗳呀,本来是一个傻丫头。你为何哭泣?
傻大姐(白)林女人,你评评这个理儿。他们谈话,我又不晓得,我就说错了一句话,我
姐姐也不应就打我呀!
林黛玉(白)你姐姐是谁?
傻大姐(白)就是袭人姐姐。
林黛玉(白)你叫甚么名字?
傻大姐(白)我叫傻大姐儿。
(林黛玉笑。)
林黛玉(白)你姐姐为何打你,你说错了甚么话了?
傻大姐(白)为何呢?就为了宝二爷娶宝女人的事件。
林黛玉(白)呵呀!
(林黛玉退,靠太湖石山,定神。)
林黛玉(白)宝二爷娶宝女人,你姐姐为什么打你?
傻大姐(白)咱们老太太跟奶奶磋商了,由于咱们老爷要起家,就赶着同姨太太磋商,把
宝女人娶过去。头一宗,给宝二爷冲甚么喜;第二宗……
(傻大嫂笑。)
傻大嫂(白)赶着办了,还要给林女人说婆婆家呢。我又不知她怎样磋商的,不叫人噪
闹,怕宝女人闻声害羞。我只说了一句:我们明儿更热烈了,又是宝女人又
是宝二奶奶,这怎样叫呢?谁知袭人姐姐他走过去,就打了我一顿,还要回
明上头撵我出去。我其实不知上头为何不准语言,她们又没告知我,就打
我。
(傻大姐哭。林黛玉呆。傻大姐止哭看呆,林黛玉怔。)
林黛玉(白)你不准混说,你再混说,叫人闻声,又要打你了。你去罢。
(傻大姐吐舌,下。林黛玉发怔,拭泪。)
林黛玉(白)呵呀!
(西皮摇板)早年错当真道理,
我拿住情根逝世不松。
本日恍然醒大梦,
(哭)呵呀,天呀!
(西皮摇板)五年苦衷一场空。
(紫鹃持巾急上。)
紫鹃(白)女人教我好找,本来在这里。
女人你怎样走返来了,是要往那里去?
林黛玉(白)我问问宝玉去。
(林黛玉急走。)
紫鹃(白)女人慢走,当心摔倒了。
(林黛玉径下。)
紫鹃(白)咳,不幸我的女人呀!
(紫鹃掩泪下。)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