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测网 - 国学经典,提供各种在线测试测算工具,让您通过测算明确自己的人生方向!
测算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文章 > 传统文化 > 金锁缘 第六场 回家

金锁缘 第六场 回家

作者:星测网
发布时间:2021-06-25 14:47:57
阅读量:2641

金锁缘 第六场  回家

第六场回家

人物:孟江、孟芸娘、王桂庵、傅恩惠。
时光:结婚一月后的薄暮。

(孟江、孟芸娘、王桂庵齐上)

王桂庵:(唱)伉俪结婚一月满,

芸娘:(唱)彻夜双双把家还。

王桂庵:(唱)岳父待我情义重,

孟江:(唱)设酒饯行奉上船。

芸娘:(唱)父女们一旦分辨在河岸,
不禁人又是欢乐又酸楚。

孟江:你们伉俪今晚回家,河中风波大,贤婿不堪酒力,又多喝了两杯,有些醉意,一起上要多多地珍重哪!

王桂庵:(与芸娘同时)晓得了,岳父/爹爹!你也整理整理快些来哪!

孟江:(拍板)嗳。

(船家反上)

王桂庵:(唱)教船家递过扶手搭跳板??

(夹白)娘子,快上船吧!

芸娘:(唱)难割舍父女情不忍上船。
(舍不得地)爹爹……(用帕擦擦眼泪)

王桂庵:(顾恤地)娘子不用悲伤!岳父不是过多少天整理好了,就要来跟咱们在一同度日的吗!快上船去吧!别难过了。

(扶芸娘上船,进舱,下,王桂庵亦欲上船)

傅恩惠:(内白)慢走!(上,唱)
从集上匆忙忙赶到渡港口,
跑得我气呼呼喘腿发?。

王桂庵:(兴奋地)表叔,你白叟家也来了。

傅恩惠:嗨!为了一付手镯在集上耽误了好一半天!你们结婚仓皇,表叔我来不迭备办礼品,明天打了一付手镯送给芸侄女来了。

王桂庵:未谢大媒,倒要表叔花费了。

孟江:是啊!

傅恩惠:嗨!这表叔在先,伐柯人在后嘛!再说这么大的丧事,我当个表叔的,哪能不表现点情意哪!

王桂庵:多谢表叔!多谢表叔!(接办镯,揣怀中)

傅恩惠:天气不早了,你也上船去吧!

王桂庵:是。(上船,孟芸娘听见急出舱来)

芸娘:啊!大爹,你白叟家也赶来了!

傅恩惠:嘿!人家赶来送行,你却躲在舱中,连人都不睬啦!

芸娘:我先前不晓得你白叟家来呀!

傅恩惠:哈哈。……明显是你新媳妇怕见伐柯人,那里是不知道我来嘛!

芸娘:(羞)大爹……

傅恩惠:哈哈……

孟江:咱们也归去了吧!

傅恩惠:侄儿、侄媳,我看你们伉俪酡颜红的,想必多喝醉了酒,一起要多加当心,祝你们伉俪安全返家!

王桂庵:是。表叔,你也同岳父过多少天一同回家来玩上多少月吧!

芸娘:是啊!

傅恩惠:必定来,必定来!我来赶着吃你们的红鸡蛋。哈哈……

(王桂庵、孟芸娘同羞)

孟江:(与傅恩惠同时)再会!咱们走了!

芸娘:(与王桂庵同时对二人见礼)离别了!

(孟江、傅恩惠边招手边下)

王桂庵:(对船家)船家,开船!

船家:啊!(开船)

王桂庵:(念)天上牛郎会织女,

芸娘:(念)世间七夕也佳期。

王桂庵:哈哈!娘子,想你我结婚才一月,伉俪竟千般恩爱。你呀,对我太好啦!今乃七巧之日,伉俪双双回家,想起了那牛郎会织女的故事,真把我给乐坏了哪!

(唱)七月七日鹊桥会,
牛郎织女会佳期。
本日回家成双对,
喜得芸娘做我妻!

芸娘:嘿!
(唱)叹他们每一年七巧才一会,
愿咱们白头到老不分别!

王桂庵:哈哈!
(唱)娘子妻谈话无情意,
愿与你做伉俪百世相依!

(惊喜万分地)娘子,你来看哪!这弯弯月儿斜挂在天空,冷风吹拂河岸柳枝,嘶嘶发响,划子慢慢而行,伉俪们成双成对,稳坐舟中,夜听渔歌,观览河灯,仰视星空,想人生之快乐也不外如斯哪!不想先生与娘子萍水相逢,阴差阳错,竟能结成益友朋友,彻夜双双返家,真是福星高照哪!

(唱)你且看一弯初月满天星,

芸娘:(唱)渔歌声中把船行。

王桂庵:(唱)沿河的柳枝拖下了水,

芸娘:(唱)两岸的秋虫大声鸣。

王桂庵:(唱)水面上一重烟来一重雾,

芸娘:(唱)粮河上万家灯火刺眼明。

王桂庵:(唱)划子悠悠朝行进,

芸娘:(唱)冷风吹来笑容迎。

王桂庵:(唱)伉俪们船头情话观夜景,

芸娘:(唱)伉俪恩爱话不尽鱼水情。

船家:相公,当心啊!起了风,河里有浪了!

王桂庵:(唱)你看哪,浪打不散鸳鸯订交颈;(偕行左)

芸娘:(唱)你看哪,风吹不落荷花心连心!(偕行右)

王桂庵:(唱)娘子妻你对我很有情分,

芸娘:(唱)官人夫你爱我心真意诚。

王桂庵:(唱)这才是无情人成家属福星高照!

芸娘:(唱)永效那花开并蒂,鸳鸯永缔盟!

王桂庵:哈哈!妻呀!你说得真好呀!船家,后面到了什么处所了啊?

船家:后面呀,已到了上米仓船埠啦。

王桂庵:离开上米仓船埠了。船家,慢行!

船家:好,你们在船头要好生当心,待我进舱内与你们做点夜霄去。

王桂庵:有劳船家!

船家:当心了!(下)

芸娘:啊,相公,你可还记得后面那棵白杨树哪?

王桂庵:(顿生兴趣地)哈哈!那棵白杨树么!此生当代也是忘却不了的啊!

(唱)提起了白杨树忆起前情,
不禁人笑在眉头喜在心。
你不知我名来我不知你姓,
你在舟中绣花我朝岸下行。
白杨树下一会晤貌合神离,
我爱你才大着胆扔锁丢银。
你不应匿真情佯装怒愤,
你不应不睬睬故末路先生。
扯满篷行如飞无踪无影,
害得我东找西找如丢魂!
有缘人天作成黑暗指引,
幸喜得眺望风扑影找上你家门。
娘子妻看出我情笃意盛,
你那边羞答答才露真情。
说出了你的真名跟实姓,
又巧遇傅老翁牵系红绳。
无情人奇相会先人难信,
美姻缘天作成韵事风闻!
提起来不禁人多么高兴,
这才是千古无凡间少绝妙的姻亲!

芸娘:嘿!提起了白杨树下之事,你竟讲得这么高兴奋兴,还一点不知耻辱哪!

王桂庵:哈哈!《诗经》上都说:“有女怀春,吉人诱之”、“窈窕淑女,正人好逑”嘛!男求女配,人伦之常,怎说不知耻辱?怎说不知耻辱哪!

芸娘:好,你听我笑骂你了!

(唱)提旧事好教我又笑又恨,
止住笑我骂你这念书之人。
堪笑你一没羞二孟浪三无礼训,
见着我就拿银子锁儿胡乱扔。
我当你是一个轻浮儿纨绔子弟,
我当你是一个游荡子瞎搅调情。
不禁人在心头火起怒愤,
也是我女儿家心地软容你三分。
堪笑你念书人忘了孔圣,
堪笑你旧家子松弛品德!
似如许不必功到来岁你怎把京进,
堪笑你浑浑噩噩也会及第人!

王桂庵:哈哈!妻呀,你听我回应你哪!

(唱)我今番中了举尚不快兴,
谁知我怀揣着满肚诗文!
谁知我背诗书生成忘性,
谁知我贤能士博学多才!
假使是来岁秋我把京进,
就恰似缘木求鱼博功名!
这与我求姻亲有何照顾,
妻不要拿礼义讽刺先生。
自旧道正人好逑觅匹俦,
上古的风骚佳话数不清!
封加进三看御妹刘金定,
唐伯虎点秋喷鼻二心求婚。
那张生曾为莺莺得下相思病,
那相如曾弹琴浮薄逗卓文君
再说那仙人都有思凡意,
我问你凡间上哪一个欠亨后代情?

芸娘:哎呀呀!好凶猛、好会说的一张刁嘴呀!这就算你会说,但是另有啊!

王桂庵:另有?(更喜)好好好!你只管讲了出来,让我再来逐一答复你啊!

芸娘:你不关键羞!你不要生我的气呼呼!

王桂庵:我不害臊!我决不会生你的气呼呼!

芸娘:好!(不平地)你听我再来挖苦你吧!

(唱)堪笑你怒目光短浅人笨拙,
不晓得大事大事深思熟虑。
就似乎财帛能把人买动,
脱手就把金银扔。
小观我长在河下渔家女,
小观我风里浪里使船人!
我虽是穷家女志气呼呼高自负自敬,
为亲事连续解雇了六七门姻亲。
那日你太孟浪不怕被旁人责问,
你也不怕爹爹回船肝火生!
父女开船往家奔,
你两条腿赶个不留停。
堪笑你痴迷迷眺望风扑影,
不着名不知姓海底寻针。
那多少日你找我东走西奔,
赖在了我家门口就不起家。
看你那狼狈样朝气蓬勃,
恰似那消耗家犬落泊墨客。
当时节欲试你佯装怒愤,
急得你抓耳撩腮难出声。
我并未问你出身跟名姓,
不知羞竟道你的出身跟姓名。
堪笑你男儿汉毫无血性,
没耻辱就要跪地来求人。
要不是我念你情笃意盛,
我早就不睬你聪慧狂生。
要不是傅老爷来为媒证,
你又有甚想法怎么折腾?
当时节赔了财礼还不知我的名姓,
白白地操心机两眼干瞪。
你的笑话事儿多得很,
提及来笑痛肚皮乐破唇!

王桂庵:(惭愧而又心喜地)哎呀呀!你竟拿这些话讽刺我来了!你可知我是至心诚意地爱你呀!为了你我才如许做嘛!莫非说娘子你也不爱我吗?

芸娘:呸,呸,(撒娇)我不爱你!我不爱你呀!

王桂庵:哈哈!你不爱我?你听我也来笑你啊!

(唱)那日里隔河我把金锁扔,
你但是低着头眽眽含情?
我赶船紧追不舍河岸奔,
你但是反复睥睨怒目送情?
马樱花下你怀甚么亲信事?
为何把金锁包上手巾?
柴门内你把我左观右审,
是否是对我起了倾慕心?
女儿家亲口说出你的名跟姓,
这就如你亲口许婚姻。
结婚后你对我千依百顺,
逐日里问长问短多关怀!
提起了你的笑话也多得很,
娘子妻又何须还笑先生!

芸娘:这……

王桂庵:(白)啊娘子,你说不爱我,想你们女孩儿家,嘴里说不爱,可实其实在地是爱在内心头哪!

芸娘:(愈加羞怒,朝气地)呸,呸,呸!你说得好肉麻呀!这些话亏你说得出口!

王桂庵:哈哈!你说不爱我嘛!

芸娘:(娇嗔地)呸,呸,呸!哪一个爱你?哪一个爱你呀?

王桂庵:哈哈!你嘴里还好硬呀!可把我更乐坏了哟!

(唱)娘子妻我与她山海情分,
他对我情似海偏说无情。
说得生满心惭愧无话论,
说得生面红耳赤无地容身。
我也羞她把她来笑问,
说得她芙蓉面庞红到耳根。
羞得她负气不睬我,
羞答答站船头佯怒娇嗔。
这才是少小伉俪多欢庆,
你笑我我笑你戏说前情。
这一阵乐得我欢欢乐喜多兴奋,
我难免再设法调笑才子。

(白)阿娘子,我可不生你的气呼呼,但是你怎样竟生起我的气呼呼来了?哈哈!你再来找话笑我、骂我吧!

芸娘:(佯怒)嘿!哪一个再与你说!哪一个再理你哪!

王桂庵:哈哈!即使你绝顶聪慧,锦心绣口,伶牙俐齿,当初可没话说了?可算输了?

芸娘:(不平气呼呼地)哼!人家再不聪慧,再不会说也不像你一样拿钱动听!拿腿赶船!眺望风扑影!跪地求人!

王桂庵:(醉态昏黄地乘兴胡说)哈哈!任你会说,任你聪慧,你可不是仍旧上我确当了吗?

芸娘:(不平输地)受骗?怎样受骗?

王桂庵:(成心拿劲地)我不说!

芸娘:(诘问)你说!你说!

王桂庵:(词穷、手足无措地)不……我不说!

芸娘:(情急地)你快说!你快说!你快说呀!

王桂庵:啊??(忽然想出,又成心拿劲地)我偏不说!不克不及跟你说!

芸娘:(愈加方寸已乱地)说嘛,说嘛,不说可要把我闷逝世了!哼!再不说我可要打你了!(欲打)

王桂庵:(成心地)我家里曾经有了老婆了,你说你聪慧,你有眼光?可不是还上了我的大当了吗!哈哈……

芸娘:(闻言大为惊诧,一惊)啊!??(又不太信任地)哼!你是否是先前酒喝醉了,成心胡说八道,拿此话骗我,拿此话逗我,我不信!

王桂庵:(故作沉着地)我酒醉早被河风给吹醒了,你不信?你想啊,我父亲与我叔叔两房只有我一个苗苗,家中又有财帛,现在我年长成人,有才有貌,还能不老婆吗?

芸娘:(觉得可怜来临地)啊!??

王桂庵:(又忽然想出地)你看我还替老婆在镇江打了一付手镯呢!(拿脱手镯来)

芸娘:(似信非信,心情又装做不平服地)别找话哄人了。手镯?(想)这是傅大爹早说要送一付给我的,你拿着不告知我。

王桂庵:哈哈!但是他不送给你呀!这是我早就买好了送给我老婆的。

芸娘:我不信!你有老婆?傅大爹说了,你家只有你一团体靠着叔叔度日。

王桂?:(自得失态,软土深掘地)嗨!伐柯人的嘴还不是天花乱坠嘛!

芸娘:(难过地)你的老婆是谁?

王桂?:(忘其以是地)嘿!实告知你,我的老婆是那尚书之女,令媛巨细姐。谁还似你这渔家的女儿!

芸娘:(大惊)啊!??

王桂?:(逼所再逼地)再告知你吧,那金锁也是我老婆的。我俩志同道合,她送我锁,我哪能不送她一付手镯呢?

芸娘:(完整信认为真,大惊,神色缓和,满身痉挛地)啊!啊!

(唱)闻他言口中吐真相,
好一似冷水浇透度量冰!
晴空轰隆一声震,
当头棒喝打逝世人,
心中恰似刀刎颈,
又如万箭穿我心!
受骗被污才晓得,
满腹恼恨无话鸣!
我站在船头呵责寰宇,
哭天不该地不灵!

(夹白)贼呀!

王桂庵:(不认为然地)哈哈!怎样竟骂起我贼来了?

芸娘:(沉痛万分地,唱)
只说他扔银丢锁是真意;
只说他沿河赶船情是真;
只说他四处访我意恳切;
只说他跪地盟誓心忠诚;
只说是托靠他毕生有幸,
却本来一场欢乐化尘土!
怪得他出言就把人辱弄;
怪得他脱手就把金银扔;
怪得他对我是诚心诚意;
怪得贰心怀鬼胎装端庄!
可叹我呀,一朵鲜花遭污损;
可叹我呀,美玉无瑕遭火焚;
可叹我呀,船到江心刮风浪;
可叹我呀,被贼玷辱了青白之身!
到现在熟喷饭难以复生米;
到现在米已成炊错铸成;
到现在朱颜男子成苦命;
到现在活人已被拖下逝世人坑!
这是我多情男子错认了亏心汉;
这是我无情人错认黑沉沉心人;
这是我骄气十足倔强性;
这是我矜持聪慧盲眼睛;
这是我自作主来白把本人损,
这是我心软意柔太多情。

(夹白)我恨呀!我悔呀!(撕胸地气呼呼愤)

王桂?:(惊,开端觉得有些严峻地)妻呀!你怎样了?

芸娘:(恨之入骨地)呸!贼子!(甩开)
(唱)我呵责天,为何无辜男子遭辣手?
我号地,地不与我把冤鸣!
我恨人,民气生来就毒狠,
我愤世,凡间素来就不公正!
罢!罢!罢!我今一逝世了结千重恨,
狂徒啊!你害了我,毁了我,负了我一片真情!

(叫头)王桂庵!好贼子!你虎豹豺狼的心肝哪!

王桂庵:(惶恐掉措地)啊!啊!这……,你怎样了?我……

芸娘:(不睬地拿出金锁扔在船上)嗨,你看那是何物?

王桂庵:是锁呀!(不留神,回首。芸娘咬着牙纵身跳入河里)哎呀!欠好了!

(唱)见娘子投粮河寻了自杀??

(船家闻水声,匆忙冲上,惊诧住)

王桂庵:(夹白)哎呀呀!欠好了!船家,快……快快打捞呀!

(船家看河,不明其事)

王桂庵:(叫头)娘子!妻呀!?呀!

船家:相公怎样样了?

王桂庵:她……投河自杀了,快……快快打捞!

船家:(难过,无奈地)唉!相公,河水那末深,风波那末大,深夜半夜的怎样个捞法呀!不晓得你们是怎样弄的?……

王桂庵:(极其难过地)这这这……莫非说就不救了吗?

船家:(无奈地)我这又有甚么措施呢?

王桂庵:(沉痛万分地)娘子!妻呀!是我害了你,?呀……
(接唱)
好一似万丈猛火烧在心!
如同天崩地裂一声震,
地覆天翻吓煞人,
惊得我怒目瞪口呆如钉钉,
吓得我满身颤抖战兢兢,
气呼呼得我心肺欲裂肝脑损,
急得我无主有意头发颟顸!
都是我酒醉胡言害了你的命,
平白地棒打鸳鸯两离分!
我痛悔呀!不应故作虚言哄你听,
害得你投水自杀消耗了身!
这才是一掉足成千古恨,
跳下粮河也洗不清!
我有何面貌存世上,
满身有口难辩明!
罢!罢!罢!我也投水寻自杀,
也好对我妻诉明冤屈情!

(欲投水,船家在一旁匆忙拦住)

船家:相公,人逝世不克不及回生,你要想开点哪!

王桂庵;(叫头)娘子!妻呀!我害了你呀……

船家:相公,哭也无用,待我来扶你进舱里栖息去吧!

(欲扶王桂庵)

王桂庵:(忽然悲伤地猛一头发生)妻呀!(欲扑向河里去,船家匆忙抱住)

船家:相公,你若也逝世了,谁来打捞她的尸首呢?进舱去栖息去吧,嫡也好请人打捞。

王桂庵:(闻听此言更难过万分地)娘子!妻呀1我害了你了!?呀!

船家:走,出来吧!

(王桂庵持着金锁聪慧地一步半步地被船家扶下)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