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测网 - 国学经典,提供各种在线测试测算工具,让您通过测算明确自己的人生方向!
测算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文章 > 传统文化 > 四郎探母 第十二场:斩辉

四郎探母 第十二场:斩辉

作者:星测网
发布时间:2021-06-25 14:47:59
阅读量:4513

四郎探母 第十二场:斩辉

人物:四辽女、四辽兵、四值殿官、大国舅、二国舅、杨延辉、铁镜公主、肖太后。
(四辽兵、四辽女、四值殿官引肖太后上)
肖太后:(念)
撒出鹰鹞去,
缉捕燕子归。
(归大座,众分侍阁下。念诗)
南北分歧两条龙,
一条雌来一条雄。
雄的本是宋皇帝,
雌的乃是肖银宗。
(白)本太后,肖银宗。刚才内侍禀报,拿着木易驸马。来呀,将他绑上殿来!
一殿官:将木易绑上殿来!
杨延辉:(唱西皮倒板)
刚才关门下战马??
(四军校、大国舅、二国舅捧宝剑、令箭押杨延辉上)
杨延辉:(接唱西皮快板)
二位国舅将我拿。
难道宫中生变更?
泄漏新闻害了咱。
杨延辉怕逝世走了吧??(欲走,众拦截)
众军士:那里走!
杨延辉:(接唱)
众军校提刀把人杀!
大丈夫顶天破地何害怕?
存亡二字抛开它!
舍得人头高竿挂;
舍得两膀用绳扎。
缩小胆闯进殿脚下??(绕场,进殿,下跪)
学一个三岁孩童口叫妈妈!
(大国舅、二国舅将令箭、宝剑放在肖太后桌上)
肖太后:勇敢!(接唱)
一见木易跪殿下,
不禁本后肝火发。
为什么出关快回话,
莫不私通大宋家?
杨延辉:(接唱)
昨日出关去溜马,
回到关前被擒拿。
你儿行事未出岔,
岂敢私通大宋家。
肖太后:(接唱)
你妻诓令有讹诈,
想必为你这冤家!
观你不像木驸马,
你是大宋哪家娃?
劝你仍是说瞎话,
真名实姓逐一答!
杨延辉:(背对肖太后,接唱)
欠亨姓名也是逝世,
通了姓名更要杀。
罢罢罢,我就说瞎话,
且看把我怎开辟?(转对肖太后接唱)
我的父杨继业曾陪王伴驾,
我的母佘太君讳名赛花。
弟兄七人来生下,
八姐九妹女姣娃。
母后娘问我杨家哪个?
杨延辉排行四郎就是咱。
肖太后:呀!(接唱)
我只说留客招驸马,
万不想仇家结婚家。
想宿世欠了孽债真不假,
难道是此生定要赔还他!
哀家我恰恰不还冤孽债,
要的是大宋代锦锈中华!
叫人来推出殿脚下,
中午三刻问斩杀!
杨延辉:欠好了!(唱西皮摇板)
一听得母后令传下,
杨延辉心中乱如麻!
眺望不见公主如刀剐,
眺望不见阿哥找阿爸!
刀斧手押爷刑场下??(绕场,坐殿外,接唱)
我比如祭奠的猪羊等候开辟!
(大国舅、二国舅引铁镜公主上)
大国舅:铁镜公主,快点走吧!
二国舅:了不起了,驸马要问斩啦!
公主:呀!(唱西皮快板)
忽听国舅来报信,
倒教咱家吃一惊。
来在刑场观动态??(绕场,看)
但见驸马绑法绳。
驸马身犯多么令?
(走至杨延辉身旁)驸马!(接唱西皮摇板)
快快醒来讲明显。
大国舅:驸马爷醒醒吧!你瞧谁来啦?
杨延辉:(唱西皮小倒板)
刑场上绑得我颟顸迷不醒??
(向大国舅)啊公主!
大国舅:公猪(主)哇?我成了母猪了!公主在那里哪!
公主:我在这儿哪!
杨延辉:哎呀公主啊!(接唱西皮快板)
只见公主到降临。
盗令探母被指证,
因而刑场问斩刑。
若念伉俪无情份,
快到银安讲情面;
不念阿哥父消耗命,
斩了我杨延辉你另嫁别人!
公主:驸马!(唱西皮快板)
驸马暂受一时捆,
咱家上殿讲情面。
迈步且把银安进??(绕场,进殿)
(接唱西皮摇板)
问我一言答一声。
肖太后:(唱西皮摇板)
我儿不在后宫院,
离开银安为什么情?
公主:母后!(唱西皮摇板)
驸马犯了何条令,
因何绑缚问斩刑?
肖太后:(唱西皮摇板)
你伉俪共计盗我令,
反把语言问娘亲。
公主:母后!(唱西皮摇板)
驸马犯法应当问,
看在儿面把罪轻!
肖太后:(白)我是定斩不赦!
公主:呀!(唱西皮快板)
母后不把情面准,
倒教咱家无计行。
下得银安把驸马请??
(铁镜公主走至杨延辉身旁,杨延辉站起)
公主:驸马!(接唱西皮摇板)
一起哀告你我的老娘亲。
(二人同进殿,杨延辉、铁镜公主同跪)
杨延辉:太后、母后、太后啊!(哭)
公主:母后、阿妈、母后啊!(哭)
杨延辉:(唱反西皮散板)
我哭哭哭一声老太后,
公主:(接唱)
我叫叫叫一声老娘亲!
杨延辉:(接唱)
现在被擒就该斩,
公主:(接唱)
不应与儿配为婚。
杨延辉:(接唱)
斩了儿臣不打紧,
公主:(接唱)
儿的毕生靠何人?
杨延辉:(接唱哭头)
老太后!
公主:(接唱)
老娘亲!
杨延辉:(与铁镜公主同唱)
啊!
杨延辉:(接唱)我的丈母娘啊!
肖太后:我是定斩不赦!
(杨延辉回身坐地,抬头)
大国舅:得!没节骨眼啦!
二国舅:瞧,没法上台了!
大国舅:别瞧着呀!
二国舅:怎样着?
大国舅:我们给求个情吧!.
二国舅:这个情儿,我们求得上去吗?
大国舅:咳,你不晓得,老太后爱好的是我们如许儿的。
二国舅:听你的,来吧!
(大国舅、二国舅进殿同跪;一军校扶杨延辉暗下)
大国舅:(与二国舅同时)老太后在上,主子们叩首啦!
肖太后:二位国舅,有甚么话,你们就说吧!
二国舅:木驸马犯法,应当斩首,念在素日当差节约,破有大功,只可一赦,弗成一斩!
大国舅:求你开恩吧!
肖太后:二位国舅,敢是与驸马讲情吗?
大国舅:(与二国舅同时)不敢,老太后开恩!
肖太后:好呀……
大国舅:(与二国舅同时)好啦,太后准情啦!(欲起家去放人)
肖太后:嘟!(大国舅、二国舅吓得仍跪下)命你二人羁系关门,驸马犯法,你二人有掉查之罪。我先斩木易,再与你二人计帐,与我轰了下去!
二国舅:(对大国舅)轰了下去!
大国舅:(禁止)得了,别闹着玩,这回可傻了眼啦!
公主:唉!(唱西皮快板)
母后再三不该允,
倒教咱家肝火生。
现在被擒就该斩,
肖太后:(接唱)
不知驸马出杨门。
公主:(接唱)
斩了驸马儿无靠,
肖太后:(接唱)
再与我儿配为婚。
公主:(接唱)
好马不配双鞍子,
肖太后:(接唱)
终养我儿也可行!
公主:(接唱)
阿哥年幼谁经验?
肖太后:(接唱)
请了乳娘再请老师。
公主:(接唱西皮摇板)
万眺望母后施怜悯,
肖太后:(接唱)
不克不及不克不及万不克不及!
(白)下去吧!
公主:呀!(唱西皮摇板)
母后心如铁石硬,
全可不念母女情!
下得银安无计定??
二国舅:我说公主,到这个时辰了,你不想想法救驸马爷。你怎样发动呆来了?
大国舅:说的是啊!
公主:我说二位国舅哇!
大国舅:(与二国舅同时)公主。
公主:事到现在,我是一点想法都不啦。
二国舅:傍观者清,本事儿迷。
大国舅:一点想法不了?
公主:哎哟,二位国舅,给我出个想法吧!
二国舅:我先问问你哪,你这会儿没想法,那末现在盗令出关的时间,你的想法都打哪儿来的呢?
大国舅:对啦!
公主:现在盗令的时间……
二国舅:怎样个起由?
大国舅:打谁身上起的?
公主:是打阿哥身上所起的。
二国舅:哦,打阿哥身上所起的,这会儿救驸马爷,还得打阿哥身下去。
公主:哟,阿哥身上怎样来呀?
二国舅:有想法呀!
公主:你倒快说呀!
二国舅:是啊,你听着:他是姥姥家的肉,疼不敷。你何不把阿哥往太后的怀里这么一拽,你躺倒地下,一撒娇儿,甚么“我不在世了”“我非得寻逝世吧!”“我抹脖子吧”!你这么一闹,阿哥必哭,老太后二心疼小的,也就把驸马爷饶了!
大国舅:这想法好。
二国舅:是否是?
公主:哦,把阿哥往太后身上这么一扔。
二国舅:对。
公主:得了吧,那如果摔着孩子哪!我舍不得我的儿子。
二国舅:你怎样想不开呀!你这会儿舍不得小的,但是救不了老的呀!
大国舅:哎,这话可又说返来了。
二国舅:怎样说?
大国舅:你如果救了老了,何愁没小的呢?
公主:那末说,使得吗?
大国舅:(与二国舅同时)使得,豁出去吧!
公主:闪开。罢!(接唱西皮摇板)
阿哥摔与老娘亲。
(将阿哥扔给肖太后抱着,白)母后,你不赦驸马,我也别在世啦,拿刀来,我要抹脖子!我不在世了!我不在世了!(伪装自刎)
大国舅:别瞎搅,别懵懂!
二国舅:那可以使不得!
肖太后:(抱着阿哥寻思了一下,又吻阿哥一下,终下信心)别乱啦!别乱啦!我赦了!
(唱西皮快板)
想起先王消耗了命,
本该斩了对头人!
怎奈世事难料定,
冤家反结后代亲!
自古家跟万事顺,
家有纷争国不宁!
不看僧面看佛面,
还看阿哥小孙孙!
我若斩了木驸马,
怕的掉却母女情!
驸马探母把亲省,
我若斩他留骂名!
纵有王法来实践,
哪有团体子不孝亲?
两邦交战将材紧,
赦人小过用贤达!
登深谷方能眺望前景,
寰宇人跟国是兴。
逝世人头暂寄活人颈,
若再有错又论刑!
刑场赦却木驸马??
公主:(与大国舅、二国舅同时拱手作揖,接唱)
开天恩,太后高论果贤明!
肖太后:(白)带下去!
公主:(与大国舅、二国舅同时高喊)将驸马带上殿来!
(铁镜公主站起接过阿哥,出殿欢迎,杨延辉反上)
杨延辉:(唱西皮快板)
千层浪里翻身转,
百尺高竿得命还!
刚才太后将我斩,
多亏公主把情宽。
千钧道义先谢你??
(白)公主,刚才太后要斩本宫,多蒙公主讲情,我这里感谢了!感谢了!公主啊!
(接唱西皮摇板)
公主贤德隽誉传!
公主:驸马!(唱西皮摇板)
母后冒犯咱赔情??
(白)驸马,方才母后一时的震怒,冒犯你了,没甚么说的,咱们这儿给你赔不是啦!(行举手礼)
杨延辉:(敬礼)不敢。
公主:赔罪啦!(接唱)
万万莫要记在心。
杨延辉:(唱西皮摇板)
伉俪双双银安进??
(杨延辉、铁镜公主同进殿,同跪)
杨延辉:(接唱)
道谢太后不斩恩。
肖太后:你二人听令!(唱西皮快板)
赐你伉俪一支令,
快去镇守北天门。
领兵巡防须谨严,
立功赎罪保边庭!
(白)好好当差,再有错误哇??二罪并罚,当心了!办理了!(取令箭)
杨延辉:(与公主同时,接过令箭)服从!
肖太后:退班!
(奏乐牌子,大国舅、二国舅、四辽女、四辽兵、四值殿官、肖太后双方下。杨延辉、铁镜公主下殿)
公主:闻声了不,母后命你我伉俪扼守北天门,这回你可要好好当差啊!
杨延辉:晓得了。
公主:回宫整理行装,北天门去者!
杨延辉:嗳。
公主:这恰是:(念结束诗)
四郎探母存孝行,
杨延辉:(接念)
礼义人跟重万钧!
公主:(接念)
母后也尊仁与爱,
杨延辉:(接念)
治邦以德国当兴。
(白)公主请!
公主:驸马请!(奏乐牌子,与驸马同下)
??剧终
上一篇:打龙袍下一篇:金锁缘 第十场 劝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