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测网 - 国学经典,提供各种在线测试测算工具,让您通过测算明确自己的人生方向!
测算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文章 > 佛学道法 > 戒杀与食斋

戒杀与食斋

作者:星测网
发布时间:2021-06-26 23:10:12
阅读量:1508

戒杀与食斋

我国大乘释教的传统,特殊看重不杀生与素食,因而食斋就成为释教徒的标记。

不杀生是释教的基本五戒之一。基本五戒,是不杀生、不偷窃、不邪淫(落发众基本断淫)、不妄言、不喝酒。五戒,在印度不是释教所独占,比释教汗青更陈旧的婆罗门教、耆那教,也各有其五戒。内容虽不尽雷同,但均有不杀生这一条。不外其余宗教的不杀生,指不杀人而言,而释教的不杀生,是除人以外,还包含著所有众生 ,无情识的性命。为何呢?由于释教的根本观点,是众平生等,众生皆具佛性、皆可成佛。既然众平生等,众生皆具佛性,怎样能杀戮同类呢?

我国的孔子最重恕道,他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佛陀在《四不坏净成绩经》中说:‘如有欲杀我者,我所不喜,我若所不喜,他亦如是,云何杀彼?作是觉已,受不杀生戒。’在《十善业道经》中,佛陀说不杀生有十种好处:一者于诸众生,普施无畏。两者常于众生,起大悲心。三者永断所有嗔恚习惯。四者身常无病。五者寿命久远。六者恒为非人之所保卫。七者常无噩梦,寝觉快活。八者灭除怨结,众怨自解。九者无恶道怖。十者命毕生天。

固然如斯,但佛陀住世时期印度人其实不食斋,释教僧团的比丘也不食斋。何故故呢,由于印度的文明传统、社会配景,不素食的习气。僧团比丘讨饭乞食,人家给甚么比丘吃甚么,不抉择的冷炙地。以是直到当初,南传释教比丘仍旧遵照这一传统,檀越给甚么吃甚么,包含鱼肉在内。西藏释教的僧侣也不食斋,那是地舆情况使然。现代西藏不莳植五谷,只有以牛为食。

释教传入我国,跟我国文明相联合。我国儒家文明以仁爱为本,对植物,所谓:‘见其生不忍见其逝世,闻其声不忍食其肉。’而且我国落发人不讨饭乞食,在寺院中自炊自食,以是就构成了素食的传统。落发僧侣既然素食,在家书众也少数素食。素食的怒目的,是在于培育咱们的慈善心。

或许有人问,信奉释教的人必需因素食吗?这也纷歧定,只在各人的发心。做为一个释教徒,可能发心食斋,天然是值得确定、值得惊叹。假如由于干活的情况、交际的要素,或家庭的艰苦,不食斋也不会影响释教徒的资历,然而重要的一点,万万不克不及再杀生。

佛陀时期固然答应比丘吃肉,但只许主动的接收,不准自动的索取。《五分律》记录:‘若比丘到白衣家求乳酪、酥油、鱼肉者波逸提。’由于佛陀不准比丘向檀越求美食,比丘失掉美食鱼肉不敢吃,以此白佛,佛陀聚集比丘告诉说:‘若不索美食得意而啖犯波逸提无有是处’,这是比丘能够吃肉的依据。但有三种‘不净肉’弗成以吃,即一见为我杀者,二闻为我杀者,三无为我所杀之杀念者。在这些前提下,固然更不准为了口腹之欲而本人杀生了。

不杀生这一观点,在我国大乘释教的传统中,更加特殊看重。释教认为差别空间的众生,都在六道中存亡循环论。人性与牲畜道,同是六道之一,牲畜其实不永久为牲畜,人也其实不永久为人。基于此一认知,多生多劫以来,人与牲畜之间,不免不怙恃老婆家属的关联。在这类情形下,人杀戮种种性命,会不会杀到咱们宿世的家属呢?再者,我此生为人,杀戮牲畜 :走兽、鱼虾、鸡鸭猪羊,将来生中我如陷入牲畜道,他人-包含牲畜道恶报受尽转生为人的,是否是也还是杀我呢?愿云禅师有诗云:‘千百年来碗里羹,怨深如海恨难平,欲知凡间兵器劫,但听屠门半夜声。’恶业招感,天下上比年战斗一直,社会上的杀人、纵火、讹诈、撕票,不都是人类共业的成果吗?在从前出书的丰子恺《护生画集》中,附印有一篇李圆净居士的《护生痛言》,沉痛万分,振聋发聩,抄写一段在以下:

‘寰宇之盛德曰生,众人之大恶曰杀生,这是昔人明示世界后代,最直捷了当、而非常沉痛的两句话。咱们总该晓得,性命是凡间最珍贵的货色,杀生是凡间最凄惨的事件。咱们念书,读到五刑之属三千,其罪至逝世而极,就如那些横行霸道、罪行滔天的绝顶善人,一逝世也尽足以蔽辜,而无可复加了。但是竟有于人类有害、罪不至逝世的、天理所能容的、王法所不迭的生灵植物,而人们却剽悍然掉臂地加以残杀、加以残逝世、加以吞食,而且视为轻易。啊呀,天下上十恶不赦,不讲正义的事,另有比这个愈甚的吗?’

他在文章的后一段粗心说:‘杀有三种,一者人杀人,两者人杀禽兽,三者禽兽杀人。人杀人是犯罪行动,要伏罪;禽兽杀人 ,如虎狼食人,就十恶不赦,必予除之;而人杀禽兽,就视为天经地义之事。’工资甚么要杀禽兽,还不是为了满意口腹之欲?认真是,中国人之于吃,真是传统的国学。有人开顽笑说:中国人,除天上的飞机,海洋的战车,海上的兵舰外,不不吃的。可不是吗?天空的种种禽鸟,海中的鱼鳖虾蟹,海洋的牛羊犬猪,甚至于虎鞭熊掌,猴头毒蛇,蜜蜂蚂蚁,无一不是席上的好菜。大陆上从前广东的名菜,猫蛇同吃,叫‘龙虎斗’,比年南方风行吃‘蝎子宴’,残暴啊!人类号称万物之灵,中国自命为礼义之邦,何故残暴一至于此?

饮食最低的怒目的是为了充饥,最高的怒目的是了可口,而在充饥与可口之间,其相去何止百万万里。但是咱们的味觉,由进口到咽喉,只有十数公分,过了咽喉,甚么都感到不出了。咱们何忍为了这十数公分的感触,而残杀如斯多的生灵呢?社会人士为了却婚、作寿,大宴来宾,宰杀大批鱼虾鸡鸭。为了庆贺新人幸福圆满,或庆贺‘我’安康长命,杀戮它们很多性命,这符合逻辑吗?比年台湾风行推举,参选人请起客来,动辄数百桌甚至上千桌。一次请客,杀戮的性命数万至十数万计;养鸡场养猪场为了调理蛋价猪价,一次燃烧的小鸡、埋葬的小猪,也以数万或数十万计。恐怖啊!这杀业的积累,怨气呼呼的召感,不是曾经在咱们社会上表示出来了吗?

咱们特别不该该杀戮的,是为咱们辛苦毕生的牛,作为人类忠诚友人的狗,牛为咱们耕耘毕生,咱们何忍在它弥留之年,寝其皮而食其肉?书上所记,报上所刊,忠犬救主的故事成千上万 。近来的消息,美国一名太太心脏病发生,她养的小狗竟会拨德律风求救,挽回了她的生命。像这些与人类关联如斯亲密的生灵,咱们杀而食之,何其忍心呢?一本释教混淆志上刊登,一名退役的老荣民,毕生爱吃狗肉,他一生杀戮了几多狗,无从统计,然而撰稿的这位居士,于民国五十五年的冬季,亲眼瞥见他把附近五只刚断乳的小狗抓来,投入滚水锅。一年多后,这位老荣民在一家爆仗工场做常设工,爆仗工场爆炸起火,这位老荣民满身灼伤,皮肤剥落,有如被烫逝世的小狗,苦楚呵责喊,有如狗叫。

往年(一九九七)四月间我回大陆省墓,我胞弟告知我说,洛阳乡间一个农夫,十八年前买了一头已能耕耘的小牛。那牛为农夫卖力耕耘了十八年,年迈力弱,不胜种田,乡农把它卖给屠户。那老牛双怒目堕泪,向主人乞怜,主人掉臂。他跟屠户讲好价格,接过价款,站在一棵树下数钞票的时间,那老牛溘然奋力冲从前,把正在数钞票的农夫抵逝世在树上。这事登在三月下旬的报纸上,我要我弟弟给我找报纸,惋惜不找到。

有一则广化法师(客岁才往生)言传身教的故事,是他本人写出来登在七十五年的天华月刊上。法师在抗战时期参军,一贯在军中担负军需官,他酒量很大,好吃鸡鸭鱼肉,也说不出吃下了几多。三十八年驻防定海,他所住的村落邻近鸡鸭成群,他天天都要房主蜜斯给他买两三只到四五只不等,由勤务兵红烧清炖各位吃。多少个月上去,村庄邻近数里内的鸡鸭都被他吃光了。厥后也离开台湾,四十二年信佛,四十六年落发,六十三年在南投莲光寺闭关,拜净土忏,已拜了八个月。他文中自述,一天:‘....第一拜拜下去,就感到身轻起来,向东方前行,走了不到多少步,听到死后有良多鸡鸭的啼声,回首看去,见不计其数的鸡鸭分作三行,跟随著我....心想它们来找我计帐了,不由一惊,恍然大悟....安知道,就在当晚于禅房里,平川一跤,跌断左腿。’

以上是广化法师的原文,事件尚不止此,法师暮年,身材佝偻,靠轮椅推著走,谈话发不出声响,对酒保的耳朵说,酒保再转述出来。八十二年我去南普陀寺看他,就是这个模样。这是否是也跟杀业有关呢,由于法师先写出来,我才勇于此提出。我一贯不同意一些‘惩恶书’上、那些一条鞭式的因果报应,说甚么墨客救蚂蚁就中了状元,媳妇不孝,以脏货色给婆婆吃,第二天就为雷所击。救蚂蚁相对是苦行,但那只是中状元很多善缘中的一个,不是只救了蚂蚁便可中状元;不孝敬婆婆固然是罪行,但为雷所击必定另有其余的业因,不孝不是独一的业因。不外据我察看所得,杀业重的,果报却很快 ,良多是当生现报。少小在家乡洛阳,长者告诉,业屠户者少数绝户,能举出姓名,这是可托的。

或许有同修问我,杀业这么恐怖,你为何又说信佛的人也能够不食斋呢?是否是他人造杀业,咱们享用结果呢?实在这也是迫不得已的便利说法。我且说一段往事,大略是八11、二年春节,我到北投农禅寺给圣严法师贺年,跟他在客堂中谈天,这时候又有两位主人到访,法师为我先容,本来是事先的农委会主任委员冷炙玉贤匹俦。冷炙主委温文儒雅,一身书卷气呼呼;冷炙夫人很有气呼呼质,也很朴实。冷炙主委信佛未久,他是去请法师开示的。他问法师说:‘师父给我的书我都当真看了,我当初很迷惑、也很抵触。释教慈善戒杀,但我主管的营业就是畜牧渔业,全与植物性命有关。我是否是告退不做这项干活呢?’

我在旁听著,感到这个成绩很难答覆。而法师却答复的很有聪明,法师说:‘你只是 台湾的农委会主委,天下上任何国度的政冶首领,都处理不了这个成绩。由于自有人类以来,人类就始终以牲畜海产为食物的起源,有谁能完整制止呢?这诚然是牲畜海产的共业,而人类又造下了新的共业,未来再蒙受业报。你只能在农业政策上严密筹划,尽量不要大批燃烧小鸡、埋葬小猪,增加无辜性命的逝世亡,曾经算是尽到心了。’

我向旁插话道:‘要说完整禁宰猪羊鸡鸭,禁食海产鱼类,现实上做不到。但不应杀的仍要维护。比方挫鱼、烤鸟、三杯孔雀、种种山产,还是要制止的。’冷炙主委拍板。

咱们想一想,在这类情形下,可能完整制止杀生吗?不外咱们仍由本人自身做起,咱们一样平常自市场买上一斤肉、多少条鱼,这也不算是天大的罪行。但万万不要买活的小鱼小虾,水煮油炸;也万万不要烤鸟烧鸽,挫鱼钓虾。更不要平白无故的损害植物性命,像砸逝世蛇类,火烧蜂巢等。至于为了满意口腹之欲,处心积虑去吃种种不应吃的生灵,更是有伤天跟。上天有慈悲心肠,咱们何故不体仰天心呢?

不杀生,是悲观的为善,假如进一步放生,那就是踊跃的为善了。不外放生是在恰当的人缘上去做,如渡河时碰到被捕捉的水族,山行时碰到猎人猎捕的鸟兽,悲悯心起,买来放生,这是善行,也是功德。但这类人缘在农业社会常有,在古代的工贸易社会就不常有了。假如寺院社团,贴出公告收购鱼鸟,按期放生,那不叫放生,那叫害生。由于你不收购,他人不抓,你收购的愈多,他人抓的愈多,在这一抓一放之间,是否是又损害了很多性命呢?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