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测网 - 国学经典,提供各种在线测试测算工具,让您通过测算明确自己的人生方向!
测算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文章 > 佛学道法 > 昙影法师《说僧过恶·犯大重罪》

昙影法师《说僧过恶·犯大重罪》

作者:星测网
发布时间:2021-06-26 23:10:13
阅读量:3990

昙影法师《说僧过恶·犯大重罪》

佛陀不答应任何天然口业、诋毁落发僧众,若说僧尼过恶,其人即违背无穷重罪。“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卷3、佛陀告知天藏大梵天说:"复次大梵!如有依我而落发者,犯戒罪行,内怀腐烂,如秽蜗螺,实非沙门,自称沙门;实非梵行,自称梵行;恒为各种懊恼所胜,松弛颠覆。如是苾刍(比丘)’虽破禁戒,行诸罪行,而为所有天、龙、人、非人等,作善常识,示导无穷功德伏藏。 如是苾刍虽合法器,而剃须发披服法衣,进止威仪同诸圣贤;因见彼故,无穷无情各种善根,皆得成长。又能开示无穷无情善趣生天,涅槃正途。是故,依我(佛)而落发者,若持戒、若破戒,下至无戒,我尚不准转轮圣王及冷炙国王诸大臣等,依俗处死以鞭杖等捶拷其身,或闭监狱,或复呵骂(后略)。 如是破戒罪行苾刍,所有白衣(信众、居士)皆应保卫,恭顺赡养;我终不准诸在家者,以鞭杖等捶拷其身,或闭监狱,或复呵骂......。尔时世尊,而说颂曰:

瞻博迦华虽萎悴,而尚胜彼诸冷炙华,

破戒罪行诸苾刍,犹胜所有外道众。

(前略)佛告尊者优波离言:我终不准外道、俗人举苾刍罪,我尚不准诸苾刍僧不依于法,率尔呵举破戒苾刍,况且驱摈?......当知有十合法,率尔呵举破戒苾刍,便获大罪;诸有智者,皆不该受。多么为十?

一者和睦僧众于国王前,率尔呵举破戒苾刍。

两者和睦僧众于梵志众前,率尔呵举破戒苾刍。

三者和睦僧众于宰官众前,率尔呵举破戒苾刍。

四者和睦僧众于诸父老、居士众前,率尔呵举破戒苾刍。

五者少女人众前,率尔呵举破戒苾刍。

六者女子众前,率尔呵举破戒苾刍。

七者净人众前,率尔呵举破戒苾刍。

八者浩繁苾刍、苾刍尼前,率尔呵举破戒苾刍。

九者旧恨嫌前,率尔呵举破戒苾刍。

十者内怀愤恨,率尔呵举破戒苾刍。

如是十种,名为合法,率尔呵举破戒苾刍,便获大罪。设依实事而呵举者,尚不该受,况于非实?诸有受者,亦得大罪。"

由此可知,不但在家书众说比丘过恶,犯大重罪,必受恶报;身为落发僧众,说比丘过恶,也是一样犯大重罪。因而,佛陀为了不缁素造口业,特殊教戒僧众,不得向未受具戒者说比丘过恶。

戒经《萨婆多毗尼毗婆沙》卷六说:‘为大护佛法故,若向白衣(在家书众)说比丘罪行,则后人(信众)于佛法中无信敬心;宁破塔坏像(此极重罪),不向未受具戒人说比丘过恶;若说过罪,则破法身’。说比丘过恶(长短)的人,其罪业超越毁破‘佛塔’跟‘佛像’的重罪。

《信力入印法门经》卷五,佛陀告知文殊菩萨说:‘(前略)若其有人谤菩萨者,彼人名为谤佛谤法。(中略)文殊师利!如有女子少女人,恒河沙等诸佛塔庙,损坏燃烧。文殊师利!若复有女子少女人,于信大乘菩萨众生,起嗔恚心骂辱毁訾。文殊师利!此罪行前,无穷阿僧祇。何故故?以从菩萨生诸佛故;以从诸佛有塔庙故;以因佛有所有凡间诸天人故。是故赡养诸菩萨者,等于赡养诸佛如来。如有赡养诸菩萨者,等于赡养三世诸佛。毁訾菩萨,等于毁訾三世诸佛。’其中所谓菩萨,是指修学大乘佛法的人。

《华手经》卷七说:‘佛告舍利弗:若人阻碍坏菩萨心,得无穷罪。如人欲坏无价宝珠,是人则掉无穷财利。如是舍利弗!若人坏乱菩萨心者,则为覆灭无穷宝贝。(中略)舍利弗!比方有人坏日宫殿,是人则为灭四世界众生光亮。如是舍利弗!若人坏乱菩萨心者,当知是人则为覆灭十方天下所有众生大法光亮。......当知损坏菩萨心者,则得无穷无边深罪。舍利弗!如人恶心出佛身血,若复有人破戒不信。损坏舍离是菩萨心者,其罪正等。舍利弗!置是恶心出佛身血,我说具足五逆重罪;若人损坏菩萨心者,其罪行此。何故故?起五逆罪尚不克不及坏一佛之法,若人损坏菩萨心者,则为断灭所有佛法。舍利弗!比方杀牛则为已坏乳酪及酥。如是舍利弗!若人损坏菩萨心者,则为断灭所有佛慧。是故舍利弗!若人破戒不信,呵骂訾损坏菩萨心,当知此罪行于五逆。’

凡间若无僧众则无佛法,以是说僧众长短者,其罪业无穷无边。

《佛说谤佛经》佛陀告知不畏行菩萨说:‘尔时彼父老子,说彼比丘毁破净戒,彼(父老子)恶业报,九十千年堕大天堂;于五百世,虽生人中,受黄门身,生夷人中,生邪见家;于六百世,生盲无舌。’

若见法师实破戒者,不得生嗔,尚不该说,况且耳闻而得说耶?善女子!如有浮薄拔所有众生眼怒目罪聚,若断所有诸众生全部罪聚,如有于法师,生于恶心,迳回面顷,所冒犯聚,彼前罪聚于此罪聚,一百分中不等其一,......以致忧波尼沙陀分中,不等其一。何故故?若谤法师,等于谤佛。’诋毁法师(不管其事虚实),罪同谤佛;其诋毁人,必堕无间天堂,受大苦报,无摆脱之期。

《大乘宝要义论》卷四说:‘如地藏经云:佛言:地藏!(中略)彼等愚痴旃陀罗人,不怖不观后代果报,于我法中落发人所,如果法器、若合法器,以各种缘伺求差错。谓以恶言克责楚挞其身,禁止资身全部受用,复于各种俗奇迹中而生条制,或窥其缓慢,或觇其承事。求差错已,而为条制,如是以致欲害其命,彼诸人即是三世所有佛世尊所生极差错,当堕阿鼻大天堂中,断灭善根,燃烧相续,所有智者常所阔别。’(另见 《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卷四)。

覆灭佛塔(梵宇)损坏佛像,其罪虽是极其极重繁重,但尚不迭说比丘(僧众)过恶的无间重罪。以是“戒经”说:‘宁肯毁塔坏寺,不说他比丘粗恶罪。’昔人也说:‘宁动千江月,不动道民气。’

《月灯三昧经》卷五,佛陀告知月光孺子偈云:

全部所有阎浮处,损坏所有佛塔庙,

如有诋毁佛菩提,其罪宽大多于彼。

如有杀戮阿罗汉,其罪无穷无边沿,

如有毁谤修多罗,其罪获报多于彼。

须知口祸债难偿,一语能招万世殃;

智者三尊恭顺礼,痴人七慢毁资粮。

早年,释迦佛陀在舍卫国祇园精舍说法时,年老罗比丘,临时住在坟场,修诸苦行。他以裹逝世人的布为衣,又以人家祭飨亡灵的五团物为食。因而,有人出葬,他才干取得一点祭品果腹。不然,他就饥饿得身材羸瘦,四肢有力。

有一天,城中有一名婆罗门去世,亲族们为他严饰消耗礼,而后送到弃尸林火葬,老婆及其少女儿在旁边哭泣。是时,年老罗比丘在看烧逝世尸。婆罗门少女瞥见比丘以后,禀白她的母亲说:“妈妈!今此圣者年老罗,似乎盲眼的乌鸦,守尸而住。”

事先有人把这话告知比丘。诸比丘就把婆罗门少女说的话禀白世尊。

佛陀告知诸比丘说:‘谁人婆罗门少女作粗恶言,共相轻毁我落发门生,造此口业自为侵害,缘斯恶业于五百生中,常为瞎乌。’此时远近国民都在相互风闻,说:‘世尊记彼婆罗门少女,于五百生中常为瞎乌。’其母听到此语说:‘佛记我少女五百生内常为瞎乌,何必之甚!’因而即带其少女离开佛陀座前,镌谕求佛陀说:‘世尊!唯愿慈善饶恕此小少女蒙昧,她非迫害心辄出此言,敬请世尊容舍她吧!’

佛陀告知婆罗门妇说:‘我怎样会恶咒她刻苦?由此少女子轻心粗语,造此口业而堕于旁生中,幸亏她不是歹意,才堕此旁生中,不然,当堕天堂。’少女人听后即使拜别(事见 《基本说所有有部毗奈耶》卷三十六)。

婆罗门少女心无歹意,只说年老罗比丘‘如同瞎乌’这句话,即使五百世堕在旁生中为生盲乌鸦。现在,有人以嗔恨心骂辱比丘(跟尚)僧众,其天然此口业,不晓得会受甚么恶报? 《辩意父老子经》佛陀以偈颂告知父老子说:

讹诈困惑众,常无有至诚,心口所作行,令身受罪深。

若生天堂中,铁钩钩舌出,烊铜灌其口,日夜不解休。

若当生为人,口吻常腥臭,人见便不喜,无有跟悦欢。

常遇县官事,为人所讥论,遭遇众厄难,情意初不安。

逝世还上天狱,出则为牲畜,展转五道中,不脱众魔难。

又说:

民气是毒根,口为祸之门,心念而口烟,身受其罪殃。

《妙法圣念处经》卷二,佛陀告知诸比丘说:‘宁持芒刃,断于舌根,不以此舌说染欲事(中略)。尔时世尊,而说颂曰:

愚迷诸无情,贪财行虚诳,天堂业所牵,燃烧受诸苦。

亦如诸毒药,自饮还自害,造业亦复然,似影恒随逐。

又如出火木,生火能自害,苦果随恶因,自作应自受。’

《慷慨便佛报仇经》卷三,佛陀告知阿难尊者说:‘尔时三藏比丘,以一恶言诃骂上座(长老比丘、法师),五百世中常作狗身。所有民众闻佛说法,皆惊战悚,俱发声言:怪哉!苦哉!凡间毒祸莫先于口。尔时无穷百千人,皆破誓愿,而说偈言:

倘若热铁轮,在我顶上旋,终不为此苦,而发于恶言。

倘若热铁轮,在我顶上旋,终不为此苦,毁圣及恶人。’

《分辨善恶报应经》卷上,佛陀告知诸比丘颂曰:

于佛起恶心,诋毁生骄易,入大天堂中,刻苦无限尽。

有诸数取趣,于师及比丘,临时起恶心,命终堕天堂。

若于如来处,起大嗔恨心,皆堕恶道中,循环恒刻苦。

《分辨业报略经》说:

鄙言触末路人,好发他阴私,坚强难调伏,生焰口饿鬼。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