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测网 - 国学经典,提供各种在线测试测算工具,让您通过测算明确自己的人生方向!
测算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物古迹 > 福建省 > 莆田市 > 仙游 > 枫亭西隐寺
枫亭西隐寺图片

枫亭西隐寺

  • 中文名:枫亭西隐寺
  • 地理位置:福建莆田
  • 气候条件:亚热带季风气候
  • 开放时间:全天
  • 占地面积:1200多平方米
  • 著名景点:观音殿、露天观音广场

枫亭西隐寺是座寺庙,位于福建省莆田市仙游县枫亭镇山头村。

枫亭西隐寺,背靠高耸入云的玳瑁山,面朝碧波荡漾的红星水库,四面群山煮朽精循环绕,可谓山朝水聚、清静庄严。古寺建筑面积一千二百多平方,寺院虽小,却历史悠久。

中国在南宋时,佛教在南方一带颇兴盛,因历史原因随宋南下的庶民仕贵,有很多投身佛门隐遁山林,随解禅师就是其中的一位。禅师当时来到玳瑁山下游玩,听说山上有一位修苦行的僧人——昙易禅师,住山多年不曾下山,于是就上山参拜。禅师上去时看到一间草房,里面有一位出家人在静坐,旁边田地种有谷米蔬菜。禅师心中向往这种生活已久,于是就皈依在老禅师座下,老禅师给他赐法名随解。多年来跟随师父日间耕作田园,夜晚念佛参禅。在师徒二人共同的努力下于宋淳祐五年(1245)年,筑建了一座简陋的寺院,当时师徒二人过着半隐居的生活,微坑去同时也因向往西方阿弥陀佛的极乐净土,故此寺命名为——西隐。

后来师父(昙易禅师)无疾坐化,随解禅师更是努力潜修,他的修持吸引了更多的人士。当时依他剃度出家的僧人很多(禅师有一个徒弟叫广义,还有一些传说故事请看文末备注)。多年斗转星移,古寺沧桑几度,诸佛龙天护持,僧众信徒共拥,使得这座古老的寺院佛门气氛更加浓郁。青山仍在,岩泉依旧,在这座古老的佛土,西方净土赋予了他们无穷的魄力,滋润了他们浓郁的菩提,隐含三宝宏伟的气势和丰厚的内涵。随解禅师和弟子们将这林木葱郁的通幽曲径,层峦叠翠的山峰开辟出一片神圣的佛土。远离了世间的杂染和斗争,为了修佛道果,利乐有情,往生西方极乐净土,随解禅师久居于此不曾下过山。禅师苦行于山上,精进办道,始终如一的坚持五戒十善,奉行四摄六度,耳目无染,专注佛境,在当时感化了一批批信徒。经年累月,在禅师的言传身教下,住寺僧众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坚守戒规僧仪。在师父们如法如律的实践修行下,佛光普照,将原本只是简陋拥挤的大殿重修,此殿是佛门钟声长鸣,法灯不灭的心脏,是给僧人修行课诵和信众朝拜的地方,西隐寺在当时兴盛一时。

几经兴衰到了明清,已经破烂不堪删民汗,寺院也无僧人居住。直到清道光三年(1823年)有位惟典禅师发心重修旧寺,经过数年的辛苦经营,历时三年至道光六年(1826年),寺院的大殿、僧舍、斋堂、钟鼓楼、库房等几乎已修建完工。惟典禅师在修建其间也着重修持,农禅并重,道风远播数百里之遥,慕名而来学道的人络绎不绝。禅师的弟子以会川、会海、会源、会壑最为突出。

十年文革时期,寺庙被侵占,僧人被驱逐,圣像荡然无存,殿阁残破,僧人当时的炒龙循钻生活处境不言自知。这时有百般忍辱的明修法师,不惧一切艰难,将这座因动乱而动荡不安的佛土坚持下来,可谓荒凉无比,正是这位不怕苦难的采酷恋明修法师,和信施的全力护持,才有延续至今的西隐寺。法师为佛教贡献,坚持祖师们的苦行,用功修道,日夜不辍,淡薄名利,冬夏一衲,道心之坚使他充墓局度过了一切难关,还省吃简用的把大殿、僧寮、祖师殿、斋堂(注:明修老和尚往生时,这些殿堂因年久失修,已经多处破漏待修)兴建了起来。为了佛法劫后重光,他肃穆严整寺风道风,实施农禅并重的修持制度,将百丈怀海禅师“一日不做,一日不食”的行持作风作为警惕向道的座右铭,亲自领众下田耕做种植谷米蔬菜等作物以自给,以身作则至往生。他在世时开示说:“修行参禅并非神秘可望而不可及的东西,其实禅就在我们普通的日常生活里”。所以他生前始终如一的把修道参禅溶入到日常生活中,用他对佛菩萨的虔诚毅力在寺院里度过了五十个春夏秋冬,每天清晨人们还在酣睡中,师父们便起来礼拜课诵:木鱼嘟嘟、磐声铮铮、梵香袅袅、法音阵阵,祈祝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众生康宁、世界和平,荷担如来家业,将此身心奉尘刹,是则名为报佛恩。

2004年后,真机法师开始住持西隐寺,因感念师父恩情及圆成庄严国土、利乐有情之心愿,呕心沥血,不畏辛劳,历时十年,不但修葺了西隐寺老殿堂及佛像装金、而且先后新建了地藏殿、观音殿、露天观音及周围广场、文昌阁等殿堂,更为方便村民上山及信众礼佛,四处募捐修建了一条从山下村庄通往寺院的水泥路,大大改善了寺院的交通状况。同时,这十年来,真机法师为了弘法利生,还创办了《西隐佛学文摘》内刊,广泛免费与各地信众结缘流通,正使法音宣流、广被十方、诸有缘人、咸蒙教化。另外,真机法师还经常组织信众参与开展放生护生活动,春节献爱心活动、慈善捐助及助学活动等公益事定邀业。树立了一位当代出家人的典范。

广义禅师有这样一段传说故事:广义本是山下村庄的放牛娃,经常把牛赶到山上来放,吃住就在寺院里,也给寺院帮忙做了不少事情,后来机缘成熟就在随解禅师座下剃度出家。当时寺院田地有很多,也养有牛来耕种,广义依旧在寺院放牛,弥陀圣号不离于口。久而久之,突然有一天中午淋浴完毕告诉大家:“我要走了。”大家平时也没有太在意他,他这样说大家也没有放在心上。第二天上午要用牛耕田时找不到他了,一位师父到他房间去喊他时,看到他衣服穿戴整齐跏趺坐在床上,喊他不应,摇他不动,用手一试没有鼻息,才知他已经坐化。这位师父赶紧告诉了当家师父,当家师父准备第二天帮他火化。可是在装龛时他的身体还是温热的,面色和常人一样红润,后来当家师父决定再放一天装龛,可是第二天身体还是热的。就这样一直过了半个月,他的体温是凉了,可是他的头发、胡须还有指甲都长长了。后来当家师父又在旁边建了一座殿堂用来供放广义的肉身,每月初一、十五时还要为他剃头、刮胡须和修剪指甲。有一次十五的时候一位师父给广义刮胡须,半开玩笑地说:“你这人都往生了还要来麻烦我们给你剃头刮胡须。”这师父说了之后也没有在意,可是到了下个月初一的时候广义的头发、胡须竟然没有长出来,到十五也没有长出来,后来头发胡须就再也没有长出来了。

相关古迹